当前位置:30860历史虽为女儿身却有男儿心,揭秘清朝女词人吴藻的生平
虽为女儿身却有男儿心,揭秘清朝女词人吴藻的生平
2022-11-24

在历史长河中,吴藻可以说是很出名了,那么大家知道他的故事吗?接下来趣历史小编为您讲解。

吴藻(1799年—1862年),字蘋香,号玉岑子,清代著名女曲作家、词人,浙江仁和(今杭州)人。出生于一个商贾之家,从小接受了比较全面的文学艺术教育,能识谱,会弹琴,善于吹箫和绘画,并能写得一手好词曲。

吴藻身虽为女儿身,却有着男儿的气概,诗书琴画样样精通。当她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,来吴家求亲的人踏破门槛,她还看不上眼,来的都是纨绔子弟,嫌他们胸无点墨,而家境清贫却埋头苦读的人也不敢有高攀之意。

后来,在吴家父母软磨硬泡下,吴藻才勉强同意同城丝绸商黄家的求婚。

吴藻的丈夫从少年起就开始经商,除了会看帐本外,就不再摸别的书本,但对妻子的才情他特别羡慕,对她百般宠爱,还特意为她布置了一个整洁宽敞的书房,让她独自在家中经营出些书香气息来。

丈夫虽然不懂她的诗词,却很理解她、支持她读写诗词,在生活上对她照顾得也是无微不至,还劝她多结交些朋友。

吴藻当然会结交懂诗词的人,可是在古代封建社会里,一般的女子也只是粗略的识字而已,在才情卓绝的吴藻面前,只有仰慕,赞叹之情,更别提唱和了。

不过,也正是有这群红粉闺友,才让她真正结交到了一些文人才士,他们一般是这些闺友的兄弟和丈夫。当吴藻的词作传到这些文士手中,他们都不由得拍手称快。

于是,一些性情比较开放的人,开始邀吴藻去参加一些文人们的诗文酒会,在征得丈夫同意后,吴藻便欣然前往。

在情趣高雅的文人中间,吴藻也变得开朗起来,与文人才士们一同登酒楼,高声唱和,一点也没有拘谨姿态。

但是,在当时,吴藻这样的行为已经越出了封建女子的常规常德,渐渐地,一些闲言碎语便出现在她的丈夫耳边。

吴藻的丈夫知道吴藻不同于一般女子,当然不能用常规来约束她,所以并不干涉她与文人才士之间的交往。

就是这样,吴藻心中也有着牢骚感叹,自己空有着一身才情,可惜却是女儿身,她满怀着对这天意的不解与不满的情绪,而写出下面这首词:

《金缕曲·闷欲呼天说》

闷欲呼天说。问苍苍、生人在世,忍偏磨灭?从古难消豪气,也只书空咄咄。正自检、断肠诗阅。看到伤心翻失笑,笑公然、愁是吾家物。都并人、笔端结。

英雄儿女原无别。叹千秋、收场一例,泪皆成血。待把柔情轻放下,不唱柳边风月。且整顿、铜琶铁拨。读罢《离骚》还酌酒,向大江东去歌残阕。声早遏,碧云裂。

上片是对不公世道的抗议,以及对女性弱点的自省,因为世道的不公,所以导致扼杀了女子的才情。

下片承接上片,着重强化女性的觉醒,希望女子能够从柔情中挣脱出来,和须眉男儿一起去唱“大江东去”。

人们都熟悉秋瑾女士《满江红》词中“身不得,男儿列;心却比,男儿烈”之句,而吴藻则在大半个世纪之前已有此觉醒则更可贵。

吴藻在这篇词里没有婉转曲折,多情细腻的抒情,而是直抒胸臆,质问上天,以示愤慨不平之气。

当代学者严迪昌极为赞赏吴藻:“其词豪宕悲慨,迥异闺秀常见气韵,几欲与须屑争雄一时。”

吴藻是一个尚未被人们充分认识的出色的女词人。在中国妇女文化史上,这是一位较早觉醒的女性。吴藻对人生、对社会、对男女地位之别以及命运遭际的某些通同等问题,都有其初步的朦胧的思考。